足协规定模糊,俱乐部有机可乘

2018-01-08 10:27 腾讯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视界波:美羊羊7200万欧?正面刚奢侈税谁能赢

英语里有个说法,叫房间里的大象,比喻那些被公众默认的怪事。现在,中超的转会费就是那只大象,人人都知道有这回事,但人人都不敢声张。

以前,俱乐部也许不会明说转会费是多少,但也不怕被大家知道。毕竟,不断升高的数字,彰显的是实力和野心。自从中超要征收引援调节费,也就是我们口中的奢侈税,俱乐部官宣新人变得遮遮掩掩。买韦世豪花了多少钱,买邓涵文花了多少钱,绝口不提。俱乐部怕的,就是足协来查。

其实,足协也未必有动力过问。某个俱乐部的高层就透露,足协从来没查过他们的转会。

但传说中的奥巴梅杨,让这只大象再也藏不住。当世顶尖的中锋、名记口中的天价、国安高层的控诉,假设这样的交易发生,足协还不查,等于宣布引援限价令作废。这下,足协和俱乐部,势必得来一番正面交锋。

足协规定模糊,俱乐部有机可乘

到目前为止,中国足协一分钱引援调节费都没收过。这有很多原因,最大的一点是规定实在是太过模糊。

针对引援调节费,足协曾颁布过两个文件,一份叫《关于限制高价引援的通知》,寥寥数行,任何具体规定都找不到。另一份则名为《关于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相关工作的实施意见》,有了些细则,但全文不到1000字。

两份文件合在一起,唯一能知道的,就是亏损的俱乐部,买外援超过4500万人民币,买内援超过2000万人民币,就得等额上缴引援调节费。以奥巴梅扬的交易传闻为例,假设恒大真是一次性付款以7200万欧买入了“美羊羊”,理论上就要再交7200万欧给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若违反,中国足协就不帮球员完成转会注册手续。

2018赛季转会窗,奢侈税政策依旧有效。

至于球员的价格怎么核算、需要提供哪些文件、租借应该如何衡量、和母公司的关系、和国外关联俱乐部的交易等等一系列的情况,两份文件完全没有涉及。中超一家俱乐部的高层就曾和媒体吐槽:“什么细则都没有,就算想遵守你的条款,我们都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做。”

这些模糊的规定,本来就把足协置于一个特别尴尬的境地。一位长期关注体育产业的证券公司分析师向《腾讯体育》进行了详细解释。

首先是足协根本无力甄别俱乐部的财务状况。绝大部分俱乐部不是上市企业,在符合国家的法规和一般的会计准则要求的前提下,俱乐部可以轻易通过对报表进行合理地技术处理,进而实现账面盈利。至于具体怎么做到的,足协管不着。

其次,如果从财务的角度出发,球员到底值多少钱都会有个公允的说法,但这些规定完全没有涉及到如何评估球员的公允价值。故转会价格具体是多少,自然是两家俱乐部说了算。就算俱乐部公布一个听起来不合理的价格,足协也没什么办法。

另外,中超俱乐部通常都有一个强大的母公司,两家母公司之间进行什么交易,足协更是束手无策了。

俱乐部有一万种方法避开奢侈税

有一个方法已经被用得很溜,就是球员交换。在转会里加入若干球员,压低台面上的现金数额。

2017年夏季转会窗,天津权健从长春亚泰引入裴帅,当时公开的价码是2000万现金加上两名球员,2000万也恰好落在了奢侈税的起征点。但如果说相信亚泰方面只收到了2000万,也许就有点小天真了。

可以对比一下没收奢侈税前的球员价格。2016年年底,多家媒体曾报道马上就要满30岁的张成林以8000万的价格被恒大收入阵中。2017年年初,权健签下30岁的王永珀,媒体报道的价格也在一个亿左右。到了2017年的夏天,球员的身价不可能大幅度缩水。

1993年出生的裴帅,传闻中的身价一直在1.2亿,如果权健用两个球员加2000万现金就可以搞定,这意味着那两位球员的平均身价比裴帅还高。即使按照裴帅值8000万来计算,也还是同样的结论。

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就拿2017年年底恒大买邓涵文来说。至今没有任何消息说过邓涵文的价格,但恒大的刘健是加盟了人和的,所以这笔交易的价码,大概率就是现金加刘健。在2017年六月,邓涵文被里皮挑中后,当时媒体普遍为其标价一个亿。作为里皮最先看中的U23球员之一,值一个亿不夸张。如果恒大不想触发奢侈税条款,最多只能给人和2000万,换言之,刘健就得值8000万。合理吗?

其实,通过球员交换来压低台面上的现金数额都显得太麻烦了,一来现金数额还得重新谈,二来也不是每个球员都刚好愿意成为某个交易的添头。比如国安刚宣布的三名新援,至少目前都没发现涉及到球员交换。可以预见,大大方方直接买卖球员的情况会多起来,反正转会价格是坚决不说的。

涉外的交易,操作确实麻烦一些,国外监管环境完全不一样,未必愿意配合国内的俱乐部。像去年夏窗,莫德斯特的交易让权健很废脑筋,还一度想放弃,曾询问中超别的俱乐部要不要接盘,最终憋出一个先租后买,算是绕过了规定。国安想找勒沃库森买入坎普尔,最终也因对方不配合国安避税而失败。

但这个转会窗已经出现了一些松动,有中超俱乐部的高层就开脑洞说:“我付钱去赞助国外俱乐部,然后表面上再低价引进球员,这样也是可以的嘛。”

腾讯体育又采访了一位曾在德国深造的中国足协持证经纪人,他表示:“即使在欧洲,也没有明文规定球员的具体交易方式,球员的买家可以是个人或者任何公司,不一定非得是足球俱乐部。只要对方认可交易方式,中超俱乐部可以通过其他的主体或操作方式引援。”

这位经纪人还说:“不过找德国的俱乐部可能就比较难配合,像西班牙、葡萄牙的俱乐部,只要钱给够了,陪着中超俱乐部一起玩的机率很大。”

奥巴梅扬的交易可能玩不转了

或许因为知道自己的处境十分尴尬,据某中超俱乐部的领导透露,颁布引援限价政策后,俱乐部进行了若干笔引援,足协竟然从未过问。

但这一次,交易的细节都已经被信源披露到了这个样子,足协是否会继续置若罔闻呢?

足协再不查,那就等于宣布限价令是一纸空文。某俱乐部的老总非常疑惑,“我们也不是不想花高价买好外援,如果足协毫无作为,吃亏的就是其他守规矩的俱乐部。”

而恒大方面,如果真像传闻中所说已经草签奥巴梅扬,那真得好好想想如何应对。

最关键的因素就是价格,恒大有没有花7000万欧元以上买人,足协得查个清楚,恒大也得有个说法。一位全欧洲豪门俱乐部都想要的前锋,上一个转会窗还在和皇马传绯闻,德转市场上标注的身价是6000万欧,如果硬说买他只花了4500万人民币,连自己都骗不了。

就算恒大不顾舆论一口咬定,那也不好收场。多特蒙德是德国的上市公司,重大的转会事项,有对公众披露的义务。一旦奥巴梅扬坐上前往中国的航班,多特蒙德肯定得告诉外界详细的信息。

恒大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足协的引援调节费,只针对亏损的俱乐部征收。恒大如果能够交出一份盈利的财报,自然可以免税。这也很可能是传闻中,夏窗才签入奥巴梅扬的玄机之一。因为2017年的财报,要到4月份才公布。

当然,要在账面上获得盈利需要俱乐部下一番功夫,尽管成绩一直彪炳,但广州恒大的收支状况离自负盈亏还差很大一截。2016赛季,恒大的亏损就达到了8.12亿。而且,由于恒大俱乐部在新三板上市,他们要遵守的会计准则和相关规定,更加严格。

不过,多亏了巴萨花4000万欧元带走了保利尼奥,让恒大大幅度提高了收入,还少付了几个月的高额薪金。再加上购入J马的天价支出已经在2016年财报上全部完成摊销,2017年的财报上恒大又少了一大块成本。

这边少亏了4200万欧元,那边进账4000万欧元,此消彼长,离收支平衡的距离近了不少。而且,资本市场上,想让一家企业实现账面上的利润,方法多得是。

其实,不仅仅是奥巴梅杨,也不仅仅是一家俱乐部的问题。这不,当奥巴梅杨的事情被捅出来一天后,国安就宣布引入了韦世豪,苏宁也宣布买进国青队长。

这些转会操作是否需要交引援调节费,至少现在还没人站出来解释。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