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将随队赴加拿大进行专项练习 张培萌:期待站上冬奥赛场

2018-03-09 07:09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 北京日报  记者 王笑笑

自从决定转型成为一名钢架雪车运动员后,张培萌每次路过延庆,心中都有一种别样的向往。延庆是北京2022年冬奥会雪车赛场的所在地。如果一切顺利,4年后,张培萌希望自己能作为运动员站在那里。

“做这件事,一是因为喜欢,二是觉得自己有能力。”曾在田径世锦赛中登上领奖台、参加过3届夏季奥运会的前短跑名将张培萌,今年初宣布“跨界”加入钢架雪车国家队,冲击2022年冬奥会。日前,他在京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只要尽力了,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遗憾。”

“期待站在赛场上的样子”

记者见到张培萌时,他正在田径馆里独自训练。去年9月退役后,他一直坚持身体素质训练。如今重新成为“国字号”选手,他更是丝毫不敢放松。

由于国内没有雪车赛道,钢架雪车队目前在秦皇岛进行基础训练,张培萌则向国家队申请独自在京备战。等到夏季,他就将随队赴加拿大,展开专项练习。“希望能用最短的时间,做到从赛道起点顺利滑到终点,并且在整个过程中不会感到恐惧。”这是张培萌的阶段性目标。

至于4年后,张培萌说,自己连冰道还没上过,不能说大话,“首先要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至于名次,我得先练两年,参加一些比赛,才知道自己什么水平,有没有争取佳绩的实力。”但他言语间还是透露出自信,“中国选手耿文强练了两年,在平昌冬奥会上获第13;韩国选手尹诚彬2014年冬奥会获第14,这次拿了冠军。所以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尽管还未尝试过滑行,但上个月,张培萌特意赴平昌,第一次现场观看了钢架雪车比赛。“一进赛场跟进了游乐场一样,选手像过山车似的,‘唰’地一下就从眼前过去了,跟田径比赛完全不是一种感觉,感觉特高精尖、特好玩。”说起平昌之行,张培萌有些兴奋,“看了比赛,更期待自己4年后站在赛场上的样子。”

“我不喜欢安逸的生活”

算起来,退役后还没过几天舒服日子,张培萌就选择了回归“艰苦”。尤其要在全新领域,仅用4年时间达到世界顶尖水平,可谓时间紧、任务重。但张培萌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切翘首以盼,他说,自己就是不喜欢那种安逸、舒服的日子。

优秀短跑选手改练雪车,在速度、爆发力方面具备优势。同时,张培萌参加过多次田径世界大赛,大场面见得多了,临战心态自然不同于普通“菜鸟”。不过,跨项的短板也和长处一样明显。对于张培萌来说,第一道难关就是“恐惧”。

也难怪,头冲下趴在滑板似的雪车上,以140公里的时速滑行,下巴距冰面只有几厘米,无论谁都会心生恐惧。张培萌说,自己平时连过山车都不敢坐,跨项最担心的就是安全问题。“刚开始练,翻车、受伤都在所难免。我最担心遭遇严重伤病,会产生抵触心理。”不过,开车技术一流的张培萌,对于自己在驾驶方面的悟性和天赋还比较有信心,“应该问题不大。”

此外,想到常年在国外集训,远离亲人和挚友,也让张培萌感到寂寞。“其实我对困难考虑得挺充分的。有目标、有追求的时候,牺牲也就心甘情愿了。”最重要的是,这是他自己喜欢、想做的事,“如果几年后,看到自己成功了,会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希望为冰雪运动做点儿贡献”

张培萌曾是国内最优秀的短跑选手,也曾在世界舞台上为中国田径正名。如今在全新领域,他是否能达到同样高度,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但他说,即便最后没有取得佳绩,甚至没能获得北京冬奥会参赛资格,这4年也意义非凡,“至少我敢于迈出这一步。如果因为不努力而失败,我接受不了。如果已经尽了全力,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在乎。”

张培萌的“这一步”,不仅对他个人来说意义重大,更有望带动更多“粉丝”和田径选手了解、参与到冰雪运动中。近年,国家体育总局大力推行跨项、跨界选材。而在欧美国家,许多优秀钢架雪车选手都曾是田径运动员。“其实冬奥项目大多很好玩、很刺激,大家有条件的话,可以多尝试一些新鲜事物。”张培萌说,“我这么一跨界,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个非常小众的项目,也算是为‘3亿人上冰雪’做点儿贡献吧。”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和曾参加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选手,对于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张培萌自然有着深深的情结。“冬奥会不仅是一场体育盛会,更将带动整个城市的建设。我对北京的感情特别深厚,希望它变得越来越好。”如今成为冬奥运动员,令他更加期待北京冬奥会的来临,“我期待它,也请大家期待我的表现。”

责任编辑:戚连民(QE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