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马拉松业余一哥涉禁药被查 非专业背景第一人

2019-01-08 11:55 腾讯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上海马拉松业余一哥涉禁药被查 非专业背景第一人

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1月7日公开的信息,上海业余一哥李一鹏在2018年淮南马拉松比赛中被查出使用违禁药物重组促红素。李一鹏也放弃了B瓶检测。他在这场马拉松赛中获得了亚军。

李一鹏被称为上海“业余一哥”,个人最好成绩是2018上海马拉松跑出的2小时26分05秒。他也凭借着这一成绩,将同是团友的王捷挤下了一哥位置。在9月的北马王捷跑了2:27成为截止当时上海业余跑得最快的人。去年10月21日,在淮南马拉松赛上,李一鹏获得了全程组第二名。

李一鹏是上海“野蛮部落”的一员。野蛮部落被称为魔都最强跑团,正式成立于2016年年底,最开始由四位全马在2小时40分以内的业余高手创立。跑友想要入团,最基本的成绩要求是全马男生进300,女生跑进330。

除了成绩要求高,他们的训练也是有自己的体系。每周有固定的训练(间歇跑和专项跑),团员们的训练也是非常认真刻苦。

而在2017年芝加哥马拉松赛上,参赛的约1500名国人中,成绩最好的就是李一鹏,2小时36分04秒,在所有参赛选手中排名第107位。

重组人促红素(rhEPO)在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肾性贫血以及肿瘤等各种慢性疾病所伴发的贫血。由于EPO 能促进血液中红细胞

数量的增加,从而提高血液的载氧能力,EPO被某些耐力项目(如长跑、自行车、游泳、划船等)的运动员滥用借以提高体能。近年来被滥用在一些耐力性比赛项目中。

李一鹏事件也成为国内马拉松第一次有非专业背景选手被查出兴奋剂违规。此前发展如火如荼的国内马拉松热潮里,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因素。2018年7月,反兴奋剂中心公布了多起个人兴奋剂违规处罚结果。在跑圈小有名气的业余马拉松美女选手李文杰和侯艳民因在比赛中被查出使用兴奋剂,分别被禁赛四年。

李文杰在2017年11月19日的青岛海上马拉松比赛中被查出使用外源性促红素(EPO)而遭到处罚,禁赛期至2021年12月。侯艳民在同一天举行的桂林马拉松中也被查出使用了禁药,同样被禁赛四年。这两名运动员都有专业训练背景,但以业余身份个人报名参赛,因此没有教练和单位的相关处罚。

通告还公布了另外三名马拉松选手的处罚决定,其中苏雪婷的处罚格外严厉,2017年2月的马拉松比赛中被查出兴奋剂阳性,“后因揭发检举有功,经批准,处以禁赛四年,实际执行一年,缓期执行三年的处罚”。禁赛未满一年,苏雪婷便参加了当年11月19日的九江马拉松,同时逃避样本采集,被禁赛8年并处以4万元罚款。

一名未成年马拉松选手同样在九江马拉松赛事中因为逃避检查被禁赛4年,而另外一名业余选手曹凤英因为“缺乏反兴奋剂知识”误服含有违禁物质士的宁的药品而被禁赛6个月。

此前对业余选手监管几乎是空白的,对成绩盲目追求,或者对保健品不了解,很有可能误入兴奋剂的歧途。有跑圈资深人士曾表示,兴奋剂问题在业余跑者中很猖獗。随着国内马拉松的高速发展,各项政策也在逐步完善,参与马拉松,收获的应该是健康和快乐,而不是陷入竞技体育泥潭,让原本健康、绿色的大众体育演变成利益驱使的商业赛事。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猜你喜欢